空中楼閣の住人

空中楼閣の住人

宇宙世紀少年
プロフィール

空空如也

Author:空空如也
戰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星が見える名言集100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

來過的都變成條形碼

不設點數了愛誰誰吧OTL

リンク
RSSフィード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0528 Sun
[FF7 77题] 42 死  

[FF7 77题] 42 死  

由于忘都挂了,所以贴自己这里备份。

CP为伪ZT+ZS+TRT,RP观点有,所以如果不想看的话还是不要看了(汗)……

42 死

前:时间混乱请无视,前因后果请无视,八点档语言请无视,RP的CP请无视
(天音:那你究竟写了什么?)
BGM:梶浦由记 “Fake Wings”

战场一片狼藉,地面上交织着火焰、冰冻和雷击造成的痕迹,爆炸过后,沙砾、土石和建筑物碎块埋藏了战死者的尸体,强风和烟尘适时地给这个毫无美感的场景蒙上了一层浓雾,时间、空间,皆被掩盖。
Tseng在由尸体组成的沼泽中找到Zack的时候后者已经奄奄一息,靠在一块已经破烂不堪的墙壁上一动也不动。当他看清了来找自己的人时便习惯性地挤出个笑脸,然而这个毫无用处的扮酷行为再一次让他痛得咧起了嘴。
Turks主任并未理会他故作轻松的傻笑,检视伤口的动作干净利落,意识到时间的紧迫,他很快站起身来,随身携带的通讯装置发出沙沙的响声。
“Reno,马上带医疗班的人过来;其他人再去巡视一圈,看看还有没有生还者。”
一群人同时语气含糊地应了一个“是”,Turks们的工作效率,在需要的时候,总是高得惊人。
“四处骨折,十五处二级魔晃伤害,三处一级魔晃伤害,外加魔石使用过度。”再次用通讯装置确认了位置之后,Tseng才对Zack开口,例行公事的语气中难掩关切,“2nd soldier Zack……第一次任务就差点送命吗?”
Zack有点吃力地扬了扬头,再次挤出一个笑容,语气轻浮得像是在评论军校食堂的饭:
“可是……终究还是没死嘛。”
Tseng的嘴角似乎动了动,然而Reno和医疗班适时到,挡住了他想说的话。
Zack知道他想说些什么,然而身为soldier,有些事情终究无法避免。

一个月后Zack收到了再次执行任务的命令。
按照受伤状况明明应该修养三个月的——起初Tseng认为这是军队内部为了刁难新人故意为之的花招,随后才发现并非如此,而是Zack主动申请了这份调令。
想死也不应该用这种方法。Tseng心中暗骂,在去医疗部门的途中不断听到各种极其不负责任的窃窃私语。这样的一个消息在神罗员工枯燥而乏味的工作中足以成为谈资,而话题的中心,根据Tseng的了解,恐怕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再次见到Zack时他正和给他换绷带的女护士聊天,那位女孩开朗且漂亮,于是他做了个很夸张的动作惹得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正如他以前在追女孩时候所做的一样。就算是看到Tseng一脸阴沉地进来,仍然没有什么愧疚或是反省的意思。
这样的人如果不给他当头一棒的话,他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正经。
“这次的任务,你不用去了。”
如同把“没心没肺”四个字具体化一样,Zack对此根本未加考虑,反而一脸无辜样地反问“为什么?”
“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Tseng冷冷地说,“想要出任务的话至少要等到两个月以后。”
“——还是保守估计,对吧?”Zack接着他的话说下去,“一级魔晃伤害和魔石使用过度是很严重的,如果以现在的状况去参加战斗,八成是去送死?——Tseng,你怎么和医疗班的那些家伙说同样的话?”
“那是因为他们说的是对的。”语气中不知不觉地带上了责备,Tseng反驳道,“Zack,你应该比我清楚这样出任务的后果。”
“是是是,这些我都知道……”
“但是,”Zack收起笑脸,“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一定要参加战斗,越多越好。不这样的话,我就没法成为1st……”
“你已经升得够快了。”Tseng平静的语调指出事实,“毕业之后马上跳级成为2nd soldier,经过三次演习之后升入第一梯队。即使你不通过这种方式来突显自己,升入1st也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Zack生硬地打断了他的话。
“……前辈,那你知道我那时千方百计地找到了Sephiroth,告诉他我要成为他战友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什么吗?”
Tseng没有说话,他知道对方此时提起这件事,并没有希望他做出不必要的猜测。
“他对我说:‘既然这样的话,就先去死一次吧’。”
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让Turks皱起了眉头。
“就因为这个,你才频繁地要求上战场吗?”
Zack摇了摇头,转而低头摆弄手上的绷带,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并不是这样。”
“在我没有成为soldiers以前,我也认为他指的是从战场上死里逃生……然而并不是这样。”
Sephiroth不可能有那样的经历,他在战场上一向是如神祗般不可侵犯的存在,正宗一挥便是血光一片,他所到之处残存的只有尸体,那景色像是摩西穿越红海。敌人就算是只听到他的名字也会因怯懦而撤退,而那些来不及撤退的,只能毫无怨言地为英雄头上的光环再添一分色彩。
战无不胜的英雄,却轻易地就说出了“死”这个词。

“我后来才明白,他说的死并不是在战争中被别人杀,而只是‘成为soldiers’这件事……”
很显然,Zack并没能把他平时甜言蜜语中训练出的好口才用在叙述这件事上,绕了几个圈也没有说到重点。然而聆听者的接受能力比一般人敏锐得多,曾专门从事搜查与谍报工作的Turks,还是从他的话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魔晃吗……”
要成为soldiers就必须拥有超常的力量,而在魔晃溶液中浸泡无疑是最为便利的方式,魔晃溶液的浓度越高获得的力量就越大,但危险性也随之加。传说神罗科学部为了培养强大的战士曾牺牲过无数普通试验者的性命,成果却从未公开过,这也成为一些民间组织指摘神罗的理由。当然,以神罗的地位和财力,那样的抗议根本不值一哂。
或许Zack不知道,神罗的研究其实已经有了成果,那是一个在母腹中便被注射了未知生命体Jenova细胞的孩子,他从出生起就被浸在高浓度的魔晃溶液中,依靠精密计算好的步骤一天天成长,他在走出培养槽时懵懂无知,不知自己的降生会给世界造成怎样无法挽回的影响,后来他加入军队,在与Wutai的战争中一举成名。
这些事情,Tseng都知道。他还知道神罗公司费尽心机塑造的不仅是一个英雄,在Sephiroth逐渐成为整个Midgar,甚至整块大陆上的人追捧的目标时,他就已经成了一尊神像——不是神,只是神像,这神像被装在名为SHINRA的神龛里,光鲜夺目的外表下没有一点自由。
而他不可能把自己所知的告诉Zack。

“我第一次接触魔晃溶液的时候难过得要命,”Zack并没有想到对方已经知道他正想提起的事,“被泡进去的时候我马上就觉得自己要死了,眼前一片能把人灼瞎的绿光,耳朵听不见,也无法呼吸,那溶液粘糊糊的,躺下去之后连培养皿的内壁都碰不到。
“我感觉到自己已经丧失了感觉……后来我觉得耳边有嘈杂的声音,似乎很多人一起说话,却听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我觉得身体没那么重了,就想挪动一下,后来才发现那根本不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像是把手帕从口袋里抽出来的那种感觉①,意识离开了身体。
“我不知道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而有什么东西在把我拉向离身体越来越远的地方,要和它们融合在一起,与此同时,还有什么东西在把我推回身体,警告我不要再来了。我似乎看到了什么人,然而他们都在遥远的地方,无法分辨是男是女,更看不清长相,我想如果他们叫我的话,我就会过去,但是直到最后也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觉得那些恶心的感觉又回来了,呼吸困难,身体重得像铅块一样。再看到光线的时候,培养皿已经打开了,科学部的人把我抬了出来。
“之后的几天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那个过程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或许是身体越来越熟悉魔晃的缘故,就算是清醒之后,也不会觉得那么恶心了。听科学部的人说,我是很幸运的,因为能撑到这个程度的人不多,和我同期的四十个人,在泡魔晃溶液的过程中死了十七个。”
他握紧了拳头又很快松开。
“我想,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回来的话,也会死掉吧。”

Tseng并未回答。天色有些诡异地黯淡下来,Midgar的人工降雨时间到了。
人造乌云与本就灰蒙蒙的天空融合成了一片,自然光源的力量越来越微弱,然而没有人去开灯。Zack背对着窗坐在床上,面孔隐蔽在自己制造的影里,只有眼睛还闪烁着魔晃的微光。
这种眼睛Tseng并非第一次见到,在神罗大厦走廊里他曾经无数次与他们擦肩而过,然而他又觉得Zack与那些人完全不同。那种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就一直不会松手的执着——他终于回想起来,他记忆中的另一个人也拥有这样的眼睛——或许在某些方面,Zack已经追上了他的偶像。
“然而我还是很高兴,”Zack再度开口,“Sephiroth说到的,我做到了,起码说明我还有希望。不光是成为1st,还要能够站在他身后,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其他什么地方都能保护他……所以我才需要战斗,每经历一次战斗我就能觉得与他更接近。我不怕受伤,也不怕死,为了他的话,就算是死了也无所谓。”
即使用来告白也会显得恶俗的语言,说是过于信念至上的偏执也好,因为有过类似的体验而产生的漠视也罢,配上Zack认真而坚毅的神情,竟然也有了让人动容的效果。

然而从Tseng的立场看来,就算可以理解,也不代表一定要接受。
“你说的或许很重要,然而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心理学家。——再重复一次,你的任务已经被驳回了。”
Zack还想反驳,于是他强调了一句:“是副总裁亲自批示驳回的。”

Tseng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发现副总裁正带着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坐在本属于他的位置上,这让他有点惊讶。虽说他为处理Zack的问题费了不少心思,甚至没有带手机出门,然而副总裁会亲自出现找他,仍然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可不记得以副总裁的权限批示过什么soldiers的命令。”Rufus开门见山,嘲讽的语气一览无余,“还是说,除了我之外,神罗又多出了一位副总裁?”
“非常抱歉。”Tseng低下头,除了一句敬语繁复的道歉之外就什么都没说。
“如果你一直都这样阳奉阴违的话,光道歉是没有用的。还是说Turks主任的工作已经闲到让你有精力去管其他人的闲事了?”Rufus用手支着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我要上个星期治安维持部的财政报告、五天前科学部的试验报表、Nibelheim魔晃炉的维修情况、下星期与JUNON市长会谈的行程,还有周四对民间组织关于魔晃能源利用的讲演稿……”
“是。”
尽管面对的是不大合理的要求,Tseng仍然以理所应当的态度应承下来。他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对于以认真和劳碌而为人称道的Tseng而言,哪个类型的文件放在哪个抽屉里这种小问题,是犹如雕版印刷一般牢记在脑海里的。就算Rufus坐在他的椅子上,也并未阻碍他查找的过程。有某几个瞬间Rufus甚至感到对方的呼吸掠过他的耳边,如果可以做个旁观者的话,这样一个画面实在是暧昧至极,然而Tseng完全没有这样做的自觉,能够称为暧昧的情境便也一闪而逝。
他所提出的所有文件按照类别在桌子上分成了两摞,每一份都以几近完美的方式处理完毕,Rufus看着这些文件,脸上出现了平日利难得一见的无可奈何。
最终他还是只说了一句“Tseng……”,之后的内容他不想说出口,而被他叫到名字的男人也只是应了一声简短的“是”。
他不问内容而只是服从,这个答案Rufus不能完全理解。
滴水不漏的处事方式让人连旁敲侧击的机会也没有,或许Tseng自己并未意识到,他的固执其实与他所关心的那位曾经的同僚一般无二。

“别去管那个2nd的事了,那样一个小角色根本不值得关心。Soldiers对于神罗来说只是消耗品,不论什么程度都是一样。”
副总裁把身体向后仰,然而靠在椅背上的感觉并不舒服,他只好再次直起身来,期待着那个平淡的声音能够给他一如既往的答案。
然而没有,Tseng的回答只有沉默。这让Rufus感到有些怒,“算了。”
他起身要走时被下属的声音叫住,正在想着会不会有些转机,但一句“您忘了拿文件”的公式化语言让他再次没来由地感到不快。
“那种东西你明天再送到我办公室去。”
Rufus加快脚步,Tseng的动作比他更快,为他开门的动作恭敬而不失风度。
于是他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说:“如果换成是我,你还会这样做吗?”
这个问题让一向细致谨慎的Turks也微微一怔。
“……您是不会做出那种决定的。”
也许他并不知道副总裁话语背后的意味,也许他知道了但仍然选择不说出来。

Turks是直属于副总裁的组织,其成员的一切判断和行为都要以副总裁的立场为优先。
写在工作手册第一页上的话,由于过于理所当然而显得无足轻重,就算是Turks的成员,在那些嘻嘻哈哈混日子的时间里也没有几个人能想得起。然而对于Tseng来说,仅仅是这样的一句话,也包含着一种他吝于出口的坚持了。
而他的心情,Rufus或许不懂,以至于多年以后,他在Midgar神罗大厦顶层的办公室里面对Weapon攻击的时候,在受到爆炸影响而四散落下的碎玻璃之间,他也并不会想起很久之前自己曾经问过这个最值得信任的部下一个心血来潮的问题。在他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所能感受到的只有Turks深蓝色制服的触感,以及肩膀被手指紧紧握住的、略带痛的温暖。
但在此时,他所见的只有稀稀疏疏的雨滴,顺着走廊上的玻璃窗慢慢落下。

所谓只要GJM了就一定要写出出处的注释:
① 这是海明威爷爷的名言……咳
另:不知为何,看了一些考据之后,便一厢情愿地认为Life Stream(还有魔晃溶液,这两种东西差不多)是和LCL类似的物质……

————END————

Comment

Post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http://zigzagrevolution.blog40.fc2.com/tb.php/52-bb06c06b

広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