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楼閣の住人

空中楼閣の住人

宇宙世紀少年
プロフィール

空空如也

Author:空空如也
戰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星が見える名言集100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

來過的都變成條形碼

不設點數了愛誰誰吧OTL

リンク
RSSフィード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403 Thu
[NOVA 28題] 03 Dancing 

[NOVA 28題] 03 Dancing 

摸仔的要求:

【amore】 3 Dancing(舞蹈)

Nova,小御。粮食/SLASH都可以。=3=

构思了很多,结果还是写了最单纯的那个= =

密码是摸仔的英文ID+御总的英文名,全小写无空格。




=START•八点档是王道=
(注:小御没当上Prime之前的名字就先用摸仔翻译文里的Sentrix了……)

  出席各种活动和宴会是Prime的义务而不是权利。

  Sentinel Prime此时正站在一个他根本不愿耗费CPU去记忆名字的宴会会场里,环顾四周都是在议会里见过无数次的乏味面孔。他百无聊赖地靠在一根装饰廊柱上,想要尽可能少地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却仍然不可避免人们前来行礼致敬。他微微抬起手,容貌陌生的副官递上能量饮料的动作却是熟练至极,此时他才想到自己给警车放了假,那位堪称“会走路的逻辑线路板”的副官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这也算是极其微小的、上司体谅下属之处。

  富丽堂皇的天花板上悬着贵金属和透明矿物制作的吊灯,在那之下是一群群聚成小圈子的塞伯坦人。格调高雅的音乐缓缓流泻,掩盖住了大部分的低声交谈,想来也知道多数话题都没有什么建设性。

  人们的窃窃私语还在继续,这样的宴会上一般都没有余兴节目——据说在很久以前,塞伯坦上也有名为“舞蹈”的娱乐项目,表现为机体跟随音乐的节奏做出各种优美的姿势,并且一度成为塞伯坦最为流行的活动。然而这种高难度的华丽姿态并不适合所有塞伯坦人,也就随之出现了各类为了追求漂亮和灵活程度而进行的机体改装。很快塞星人对于舞蹈的爱好由参与变成了欣赏,这也导致更多的人主动或者被动地接受了机体改装,而这种改装对于塞伯坦人神经中枢的伤害是不可修复的。在人权联合组织努力了以百万年为单位计算的时间之后,Guardian Prime执政期间,这项活动终于被完全废止。

  然而舞蹈的废止并不代表塞伯坦的风气会因此而变好。新娱乐——也就是“角斗”很快兴盛起来,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很难说是进步还是倒退。但总而言之,角斗是绝无可能进入上层人士的宴会厅的。


  Sentinel Prime把脸藏在面罩后面,在应付完了每个前来行礼的或谄媚或崇拜的人之后,他有些累了,然而更多的是烦闷,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变形冲上高速轨道,狂奔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还年轻、没有参与政界的时候那样。只是现在已经完全不可能了,出于礼节和程序,他不得不在这个如同牢笼般的空间里,待到宴会结束。

  无事可做的时候,检索整理记忆扇区是很正常的举动,就连Sentinel Prime也不例外。他把身体的中心放在靠着装饰廊柱的背上,副官则依然全神贯注地站在旁边,一副混杂了紧张与兴奋的神情。Sentinel Prime叹了口气,将光学镜头更改为自动维护模式。

  其实并不是没有类似的记忆,Sentinel Prime也像在场的所有议员或是贵族一样,有着站在人群中向着某人致敬的经历,那个时候他还叫Sentrix,却和现在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毫无疑问地,那个人是Nova Prime,由于方舟一号发生事故而不知去向的前Prime,塞伯坦黄金时代的领袖,一个传奇。

  在不了解Nova真面目的时候,Sentrix只是将他当作一个偶像、目标、仰慕的对象,所以他成为政府官员的目的很简单也很通俗:能与Nova Prime面对面,至于其他,就只负责把自己那部分工作好好完成便行了。这个目标曾经推动着他经过了很多年,直到他终于爬到了理想的位置,与Nova交谈甚至争吵,才发现偶像、目标与仰慕的对象其实是个任性又自我中心的人,但奇怪的是,即使如此,也并不妨碍Sentrix继续把Nova Prime当作偶像、目标,以及仰慕的对象。




  比如说某一天,Nova Prime带着他前往中央科学院的副研究所,这个地方Sentrix是第一次去,在那之前他经常去的只是中央科学院主研究所的巍峨大楼,和一群说话佶屈聱牙的精英分子周旋,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只是单纯的工作而已。当他看到副研究所的建筑物外观时,本能的排斥感并未减轻。

  副研究所并不像想象那般戒备森严,尽管这里进行的研究,重要程度并不亚于主研究所,有些甚至要更高一些。Sentrix知道Jhiaxus经常出入这里,然而他正在研究的内容便不得而知。

  Nova Prime走在前面,Sentrix以一步的距离紧跟在后,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Nova肩上的外挂装甲,被所有拥护者疯狂赞颂的美丽翅膀,却也是一发便可致命的终极武器。

  他们轻车熟路地来到一道门前,Jhiaxus早已等候多时,Nova Prime并未对他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吩咐了几句实验交接的事,Jhiaxus就挺直高大的身躯微微颔首,继而快步离开。

  Nova Prime开了门,Sentrix跟着上司的步伐一同走了进去,然而门内的光景令他大吃一惊——空旷到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面积与空间都堪比Prime级别的专属运输机,让人不能相信这样的研究所里竟然会构造这样的一个空间。

  Sentrix不知所措,于是鼓起勇气问道:

  “长官,这里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Nova Prime轻轻地笑了,笑声中很明显有捉弄的成分。

  他轻轻推了Sentrix一下,后者出其不意地向前跨出一步,然后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难以控制平衡,两脚的脚尖碰到了地面,身体却仍然保持着前冲的状态,最后不得不摔在了地板上,奇怪的是,摔倒之后的触感也并不怎么疼。


  “重力调节装置,Jhiaxus改良过的,在这么大的范围内也相当有效。”

  Sentrix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思考了一会,重力调节装置往往用在人工卫星或是宇宙飞船上,然而使用范围并不很大,通常是通过数个并联以达到效果,如此一来损坏和事故的频率便一直居高不下。

  或许这就是Nova Prime命令Jhiaxus改良重力调节装置的理由,但Sentrix下意识地觉得事情并不简单,Nova想要做什么一向不是旁人能够理解的,就算是副官或者更加亲密的人也一样。

  Nova Prime居高临下地看着他,Sentrix不得不站起身。

  “现在是0.8重力,似乎一切正常,那就换0.5试试。”

  不知启动了什么设备,Sentrix觉得自己的机体更轻,同时也更加不受自己的控制,他维持着平衡直直站着,不敢随便乱动,虽然刚才已经摔得毫无形象,但他仍不想再多摔一次或者几次……Nova似乎对这个状态很感兴趣,他慢慢地走了几步,变得轻盈的白机体似乎加了一点纤细的色彩。

  无论在何种状态下都能保持优美与华丽——Sentrix如此想着,只是没有说出来。

  保持着乐在其中的芯情,Nova Prime再度开口:

  “很有意思,呆站着未免太可惜了。”

  Sentrix暂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Nova Prime以目光示意他站到自己的面前,Sentrix小心翼翼地移动机体,逐渐适应着不寻常的重力。最终他站在自己该站的地方,Nova声音中的笑意更深了。


  “虽然已经没人会了,不过还是挺有意思的。”

  说话的同时,Nova伸出右手搭在了Sentrix的腰上,左手自然地执起他的右手。Sentrix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首先他不知道Nova此举有何意义,其次就算他知道了也很难拒绝。他把自己的左手抵在Nova右侧外挂翅膀的边缘上,疑惑地看着对方。

  Nova Prime蓝色的光学镜头闪了几下,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两个天文秒过后,外接扬声器突然开始运转,即便是轻缓的音乐,也吓了Sentrix一跳。

  但Nova也没有给他申诉的时间,揽在他腰上的手和抓住他手臂的手同时用力,带着他向左侧旋转了半周。Sentrix猝不及防,鼻子差点撞在Nova前胸的装甲上。

  “Prime……”

  “这个时候应该说Nova。”

  然而Sentrix还是没有说,他完全被Nova带着,随着音乐的节奏不停旋转。就算他对通俗文化没有研究,也还是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知道归知道,他不会跳舞是个不争的事实,因此也就很难从这种行为中感受到什么快乐的成分。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平衡系统受到了很大的挑战,Nova Prime的速度逐渐加快,而他除了被动地跟随之外毫无办法。机体轻快得仿佛不是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如同在高空的云雾中穿行。光学镜头前闪过Nova装甲的颜色以及其他各种迷离的色彩,能量反应速度似乎也加快了些,他不得不用手紧紧抓住Nova的手臂保持平衡,不自觉地贴近对方。

  在音乐进入华彩段落的时候Nova Prime启动推进器飞了起来,Sentrix被他半抱着浮在空中,两具机体的前胸装甲紧紧贴在一起,Sentrix几乎能够感觉到能源宝的光辉与能量,以及在那之下、Nova Prime的、令他无比仰慕却又捉摸不定的火种脉动。




  “Prime,Prime?”

  Sentinel Prime觉得有一个声音在叫自己,他打开光学镜头,副官关切的脸正在他的面前。

  “您的手……”年轻的副官小声说道,“如果机体不适的话,可以马上通知医官过来……”

  Sentinel Prime顺着副官的视线向下看,自己的手正紧紧地按在火种舱的位置,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点金属疲劳,要逐渐从指尖开始活动,才能放下手臂。

  “不,没什么。”

  看着副官关切而憧憬的眼神,Sentinel Prime说不出话,对于Nova的回忆如此清晰,想必当初是动用了所有能够使用的记忆存储系统,才把那一时刻所有的画面、声音以及感觉刻印进自己的记忆扇区。这份记忆只有一次,却因其特殊性反而显得不太真实。


  他想到了最早的目标,成为与Nova面对面的人,而他不知道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没有。

  全塞伯坦都知道Sentinel Prime,他是一个合格的领袖,却不是一个正统的Prime,失踪的Nova也把能源宝一并带走了,这个事实元老院并非不知道,相反还以其为条件处处对Sentinel掣肘。

  以“世事无常”这个词来形容,不知有没有错。

  Sentinel Prime曾经不止一次这样想过,现在他换了涂装,加了外挂,也习惯了俯视众生。

  然而,Nova在哪里?

  =END•狗血白烂不负责=

Comment

from amore
好爱1!!!!>_<

亲爱的写得真好。
小御和NOVA,总觉得是两条贴得再近也不会相交的平行线。能跟NOVA产生精神共鸣的只有J先生吧……科学家要是能长得美型点就好了TVT

from KYU
><啊啊这叫老御的空中漫步么OPZ~~
居然捉了女王的手,捉了女王的手,好福气啊御天敌,后半辈子够你好好怀念的啦0.0~NOVA崽拧真是仪态万方格调高雅(呕吐ING),阿灾先生一定没和您少跳过...

Post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http://zigzagrevolution.blog40.fc2.com/tb.php/161-fc6d33df

広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