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楼閣の住人

空中楼閣の住人

宇宙世紀少年
プロフィール

空空如也

Author:空空如也
戰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星が見える名言集100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

來過的都變成條形碼

不設點數了愛誰誰吧OTL

リンク
RSSフィード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005 Fri
亲历事件记录 

亲历事件记录 

老实说十一期间——毕竟是放假——很不想更新这样的内容,不过大概除了放假期间我也没精力写这么长,所以只能写那么一下,聊表纪念。

TFS掐的一次架(事实上我基本没有动手……)大概是我从开始混同人开始潜水最后出水的过程中掐得最大的一次,当然,鉴于TF圈子本身也是个很小的圈子,所以所谓的掐架无非就是三种人:MOPTFS,以及无辜群众。

在掐架过程中我深刻地了解到:一,不要和抱着与你掐架之心的人讲道理;二,与别有用心的人掐架是一件很没有成就感的事情;三,无能的同伴给你的打击总是比凶恶的敌人大得多;四,掐到最后往往是骑虎难下,不少人为了维护自己的立场往往要扭曲自己的本意。

 

至此,作为一个从XQ十几幢大楼一直跟到TFS,几乎经历了所有事件的人,以下言论谨代表个人立场,与TFSMOP无关。文中人物论坛ID未加隐藏,但有部分缩写,知道的人请随意观看,不知道的人也请不要询问,谢谢。

首次尝试fc2 blog加密,不知能否成功,想阅读者可向本人索取密码。

事情从YIXIN发的一篇文开始,那文的水平我很不想评价,因为严格来说对于这文我压抑了很久,一旦开始评价不免会有人参公鸡的嫌疑。于是,这篇文顺理成章地被拍了——hexQQ上同我联系的时候,我们都表示出了程度相当的悲愤:如果这还不叫OOC,那世上真没什么可以算作OOC。于是hex提出投诉的时候,作为一个DATSUN外加PROWL的爱好者,我很是上去助了几拳。这文被拍的还有OPM的情节,虽然我对此CP并无好感,但大略看过之后,觉得拍得仍然事出有因,哪怕是我这种非OP本命,也难免会被那些自然主义器官系WS描写激起生理上的不适,那么OP本命来拍,虽然让人很想问“既然是OP本命,那这文挂在论坛上没有一月也有半月,投诉区更是早就开放,那为什么不在发文的第一时间就去投诉,反倒在这个时候一拥而上作正义使者状?”,但也可以说是占了道理。在经历了一系列谈不上高明的掐架之后,此文又顺理成章地被沉了塘,于是我们都觉得这件事就算完了。

然而——一旦使用了这个词就知道事情肯定没完——YIXIN对于自己的文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去掉了自然主义器官系WS描写,并且·终于·通过情节把警车的OOC扭了回来。基于对文不对人的原则,斑竹并未对这篇新文横加指责,而是让它像一篇普通的文一样发在了文区。

于是情势突变。

首先是抛出了“沉塘文为什么还能重发”的问题,在得到斑竹“修改之后的文倘若合乎规范当然可以发”的回应之后,有人开始撤文,有人开始捣乱,有人在捣乱未果之后开始转战XQ——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因为在XQ那种公共论坛上,无论是作受害者小媳妇状,还是故作悲愤破口大骂状,还是貌似神秘内部八卦状,又或是人无间广告状,名声受损的肯定不是TFS一家,而是整个TF圈。不过话说回来,只要扯去XQ的,我还真没发现哪个圈子能够保持CJ——撤文者,按其要求删文;捣乱者,删帖禁言之;转战XQ者,非我范围,故而无视之。自本文截稿为止,事件似乎仍未结束,因此MOP一方有何招数,仍待补充。

 

村上春树于《再袭面包店》中有一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正确的结果,是由于不正确的选择造成的;相反地,有许多不正确的结果,却是正确的选择所造成的。”对于这样的一个事件,如果说它造成了MOPTFS的分离,我很愿意承认这是个正确的结果。但同时也造成了圈内粉丝对立,掐架不休,这又肯定是个不正确的结果。就算我如何想在这个错综复杂的情形之中找出一个积极的结论,似乎都是徒劳无功。

由于在QQ群上几乎经历过所有的事件,理清一个顺序并不很难,难的在于我一个普通人类实在无法理解某些同种群生物的想法:是否写过几篇不成器的文就叫作大手,是否觉得以退出为威胁便一定能够达到另对方恐慌的效果,是否有求必应、万事依从才叫作度量,是否非要把一锅清汤搅成黄泥浑水才叫作胜利。

这些问题,大概是没有机会问到的了,但我还是先写出来,以表示我是想到了没有问,而不是想也没想到。我虽然有自知之明,但也不愿被人看成傻瓜。

 

一位作家(大概是毛姆)在批评侦探小说时说,这类小说造就了一群狡猾的读者,一旦故事中出现一位面目和蔼、性格可亲的老者,马上就会怀疑他是不是凶手。同理,作为一个同人女,在XQ这样的地方混久了,一旦遇到一些倾向性很强的事件,就总会怀疑是否另有所图或者炒作无间。这种习惯很不好,但大家也习以为常,并且把它带到了其他论坛上。因此,有些人总是因为自己的一篇文或者一种言论被拍砖,进而怀疑是不是整个CP都受到了斑竹的歧视,最终在自己的自由心证之下导致了与斑竹乃至论坛的对立——至于她/她们能否代表这个CP,或者这个CP愿不愿意被她们代表,自然不在此类人物的考虑范围之内。需要说明的是,TFS自成立之初就是个兼容并包的论坛,虽然斑竹都是动画粉兼红粉不假,但从来也没有限制过真人电影相关内容以及其他角色为中心的同人图文,作为雷点最低的那个,我倒是曾经不止一次地发表过诸如“不该收真人电影”、“不该收拟人”之类的提议,但这些提议最终都没有通过,以至于在斑竹们本人都经常被雷得星际旅行的时候,都没有公开发表过什么意见,以表示对于大多数作者和读者的尊敬。然而版规里也写得非常清楚,对于不符合目前网络河蟹要求,以及恶意诋毁角色、Mary SueOOC的行为,是绝对要取缔的,这与CP无关,几乎是一切同人论坛的底线。

YIXIN发文之前,一位ID是狡猾的兔子的作者发了一篇MOP拟人同人,虽然拟人我是一向绕路的,但因为明确地被拍了,所以出于公正还是进去看了一下。阅读的结果用XQ一帖中的十六字真言“虐啊虐啊,奸啊奸啊,轮啊轮啊,生啊生啊”便可以概括,并且对于SM狂威总和有斯哥尔摩综合症倾向的大哥觉得十分惊悚,这样的文被拍砖,完全不冤枉——但就是这样的一篇文被拍砖,似乎引起了狡猾的兔子本人和部分MOP亲友团人士的不满,在上诉未果后,也只能在QQ群及论坛内部抒发一些很过分或者不很过分的心情,至于有没有诋毁和人参公鸡,我不知道,也不便揣测。等到YIXIN的文贴出来,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以为天理终于像DMW系统转出了斩铁剑一样RP爆发,遂蜂拥而至。虽然我之前已经说过,这文在论坛上出现的时间,没有一月也有半月,回帖者不能说不多,作为MOP粉,总不至于对涉及自己本命的文一眼不看。况且版务区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不知之前的时间里MOP人士们在作何要事。如果我说她们是在制定战术以便实行大规模突袭,这话未免恶毒,但实际情况总让人觉得十分微妙——hexQQ上说,这篇文是MOP的人让她看的。这句话中包含了两个事实:一,hex的投诉是建立在她看过了文的基础上的;二,在hex投诉之前,起码MOP中的一部分人是看过这文的,所以才能“让她去看”。这样想起来,似乎两个句号之前的那句话又不十分恶毒了。

hex在这个事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实际上不重要,只是对着一些在投诉和掐架之前就抱着“你们一定是打压MOP想把MOP从论坛上走”想法的人,其实投诉不投诉,掐不掐,她们也一样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就算是在掐架最激烈的时候,MOP的核心成员——按道理说她们是最有“资格”上去掐架的——一个不见,反倒是作为斑竹的邪恶、尖叫以及本人(……)从头掐到尾,直至该文被沉塘。当然,我从不认为那一架是掐错了,但这种自己策划投诉却不亲自上场说理,等到斑竹都去掐完了反而四处散布斑竹打压MOP的结论,实在称不上光明磊落,至于后续的指桑骂槐、上蹿下跳、短消息拉人、斗争扩大化等诸多事迹,鉴于实在懒得一一详述,并且遵循艺术作品(?)适当留白的原则,还是让各位自己去想象的好。至于这些事迹能够得出什么结论,也需要大家自己去体会。

 

总而言之,我个人对于这件事的结论是,晚闹不如早闹,早闹便早得清静,有些人以分崩离析为乐,那也只好遂其意愿,毕竟如果分成两个圈子就能得到安宁,我也是很愿意的。然而,如果有些人在分崩离析的同时还以胡搅蛮缠为乐,那么定然不能认同这部分人的想法,毕竟一个同人圈子能够聚集起来是因为有爱,而不是处理人际关系。对于挑衅的正确反应,应该是视而不见,恶毒一些的可以作壁上观面露微笑,倘若挑衅到了自己地盘当然要一击必杀,至于其他,不理也罢。

 

 

下面的内容大部分是题外话,主要是针对一位容易激动又爱写blog的小姐。现在这个年代,blog基本上也成为了一种公开的发言方式,特别是在故意把blog地址贴出来,唯恐他人不知的情况下。有一部分人认为blog上写的都是真理,我则反对这种观点——对于我的blog,看过的人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信,还可以选择部分相信部分不信。我写过的blog,如果不是错别字太RP的话一般不会修改,更不会在义愤填膺言之凿凿说出一些倾向性很强且带有人参公鸡性质的话后又偷偷编辑掉。

就事论事是同人圈子里掐架的基本规则,翻旧账是一种不明智的选择。因为人难免有说错话的时候,如果旧账翻出来,某人当年的观点正和现在的相反,便很容易被对方说出“你一个XXXX有什么资格说OOOO……”这样的话来。然而Lydia小姐但凡别人与其意见相左,便总是喜欢拿出一些旧账,以为别人“迫害”、“针对”她的证明,虽然不值一驳,但也觉得有些累人。因此不如一次把旧账翻遍,下次若再有人以旧账相抵,也好有个准备。

 

MOP与其他CP有矛盾吗?没有。但MOP亲友团与论坛其他人有矛盾,确有其事,不能不说,ss小姐在其中起到了莫大的推动作用。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她促进了MOP专门论坛的成立;而从不积极的方面来看,把本来和乐融融的TF圈子搅成一潭浑水,此人不说是全部原因,起码也要占据80%:踩一个角色以抬高另一角色,始于此人;圣母大哥,始于此人;一言不合便人参公鸡,同样始于此人。因为与她见过几次面,所以我要说,这位小姐的人品是好的,待人热情乐于助人。但要说在同人圈里的形象,实在难以恭维,若在志同道合者中,倒可称得上立场坚定,但在综合圈里,只能说是性格偏激,反复无常。

QQ群里的老人基本都记得这位小姐初到此处的一些BH言论,诸如让威总被RavageLaserbeak(这两个我不想打出中文)[消音]过后再扔给小红,或是建议红粉柱粉联合起来把威总扔去垃圾星等等。而当时的QQ群人数较少,且比较理性,因此没人将她的言论当真,有时口头表达一下反对,也就算了。然而不出几日,她又在论坛上的一篇翻译文下大骂JAZZ,原因是那文中JAZZ批评了大哥一句。她认为这是对于大哥的极大侮辱,故而把JAZZ拍了个底朝上——有人劝之曰:JAZZ的话只是那个特定状况下的结论,大哥并不会因为被批评了一句就有什么变化,况且这只是一篇翻译同人文的一个小细节,实在毋须将其看得过于严重。这种意见我本人认为很有道理,特别是后半句,如果带着格外认真的心去看同人,那么有多少气也不够生。但ss却认为这是别人针对她的一种表现,并举出其他回帖中批评威总的话,觉得其他人很是双重标准。于是其他人不得不再解释:批评威总是针对这篇文而不是这个角色,在另一篇翻译文后,对于威总的赞叹之声同样不绝于耳,这就是评价文和评价角色的区别,不能因为一篇同人文就把一个角色定性,角色真正的定性仍然在官方。而她对此的反应,是“没看”,并且继续基于自由心证原则,仍然认为大家是在双重标准针对她。

对于她的言论我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很惊诧为什么没过几天,她就能从那个恨威震天入骨的OP纯粉摇身一变,以死忠威饭的形象指责别人对于威总的批评。我承认对于某个角色的认知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比如说一个人一直以反派的形象出现,但反得很有架势很有性格,很多人也因此喜欢上了他,但结局一出,这个人不但是正面人物的卧底而且还深爱着主角他妈,相信会有部分人由爱变恨;同理,一个人一直软弱媳妇脸讨人厌,但得知他十几岁被偶像屠村,最好的朋友为救他而死,自己又深度中毒精神分裂,本来讨厌他的人也会心生怜惜——但这种认知转变总要经历一个比较长的过程,且建立在对于角色的理解基础上,因此我很不能了解如何在几天之内就能做出这种转变,并且还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而谈及OP,她则认为“这个人物本来就是比较理想化的”,言下之意是圣母OP是领会了原著精神的产物,不可算作OOC,但对其他角色进行正面描写,却是“理想化”,是OOC的表现。初闻此言,我无话可说,非囧无以抒其志。

话已至此便可告一段落,以上内容均有QQ聊天记录为证。我不想表达什么额外的意思,只是想说,有些人习惯于将个人恩怨套上CP的帽子,再进一步以该CP的代言人自居,引发一些不必要的争吵。以至于本来可以内部解决、大家都高兴的问题,激化到了一部分人义愤填膺,以受害者和正义使者自居,非要如秋菊打官司般“讨个说法”的程度。但这部分人可能连自己也没有想过,“讨个说法”的背后,她们想要达到的是怎样的状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似乎不需要通过掐架来完成。而再向深想,又非我本意——天上的三巨头之一,耶稣同志说的好:只要再走一步,就是出于那伪善者。然而,看到XQ上那张挂羊头卖狗肉的广告帖,某个闭关很久的论坛在不到10个人的“拜求”之下就可以开放注册,某张看起来笑话多过实用的问卷,以及某个MOPER用马甲说出的“照顾了所有CP的版规”,倒是颇具深意。至于那张帖有多大的娱乐效果,还请大家自己评判。

 

至于Lydia小姐,我只能说作为一个普通人,无论是她将你视为劲敌或是你将她视为劲敌,都是对正常人类智商的一种侮辱——这句话我坚决不会承认自己恶毒,反倒认为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她苏不苏、OOCOOC,都可以不作评论,然而自己申请撤了文还到处哭诉“为什么删我的文”,在blog里得意洋洋地说“我写某篇文就是为了讽刺某些人”却没有足以支撑讽刺文的文笔,以至于当事人和看热闹者用膝盖也能明白的时候,又气势汹汹地吼“为什么我的文总是失踪”——对此,我倒是很想问,把一篇自己已经承认是别有用心、指桑骂槐的文贴去被讽刺者的论坛,斑竹除了删帖之外还能有什么处理。借此“控诉”斑竹的独裁更是显得可笑:被骂到了鼻子底下还不吱声任其折腾的斑竹,我不能说没有,但我没见过,并且很想认识一下,顺便问问这个人与天上三巨头之一的耶稣基督有无血缘关系。而明知道自己在骂人还到被骂者鼻子底下折腾的,有如去回族聚居地做猪肉广告,被揍是肯定的,而且只能怪自己没常识,活该。

 

最后——能够看到这篇blog的人应该都知道——关于YIXIN

YIXIN在这件事里基本就相当于一个炮灰,但我不能不说这个炮灰炮得实在是太不利我方了,便更不要提那个掐架掐得像无间的jev。原本我对这个人没什么意见,她在拍兔子的时候甚至还觉得颇有道理。直到她也开始写文,我才有种“自己写成这样怎么也拍别人OOC”的感觉。再加上亲家和她关于新文的对话,在被她所谓的“三种含义”惊悚过之后,反而觉得这个人和那些自视甚高的大手一样,实在不该拿来被当成什么典型。如果她真的像女王所说,连动画也没看过便动笔写文,那么我可能连“How are youHow old are you?”也不用问:自食其果而已。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TFS斑竹圈对于这个事件的处理态度,但我觉得这个正确的处理态度似乎用在了在一篇不正确的文和一个不正确的人身上——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无关者也会表示出不认同的另一个原因。或许它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但我认为并不完全与之无干。

 

以上,记录结束。

広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