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楼閣の住人

空中楼閣の住人

宇宙世紀少年
プロフィール

空空如也

Author:空空如也
戰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星が見える名言集100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ブログ内検索

來過的都變成條形碼

不設點數了愛誰誰吧OTL

リンク
RSSフィード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1121 Tue
百无一用是青春——芦原妃名子《砂时计》 

百无一用是青春——芦原妃名子《砂时计》 

青春就是把10放大成100,然后暗自神伤
植草杏,普通城市女孩,父母离婚后随母亲至乡下,正在生活重新开始的时候,母亲因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杀,从此要一个人面对所有;北村大悟,纯朴乡村男孩,喜欢照顾别人又倔强得让很多女孩喜欢;月岛藤,名门大少爷,误以为自己是母亲和其他男人所生的孩子。
如果只看前三卷,真的是个单纯到一塌糊涂的故事:少年少女们迷惘着,借彼此并不强壮的臂膀和并不温暖的体温互相依靠支持,打开心结也好,继续沉沦也罢,只要有彼此,或许就会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动力。在他们看来,需要抉择的只是是否爱、有多爱、明天会不会继续在一起,能够永远牵着彼此的手还是不得不分开。每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述说自己的软弱。
“我们分手吧,因为我太软弱了……”
“她的心里,最重要的永远是妈妈,我以为自己能够拯救她……”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你一定可以找到更爱你的人……”
哭着对外婆说“我倔强的地方……是像你啊!”的杏,在绘马上写着“要一直一直和大悟在一起”的杏,被藤吻了之后手足无措的杏,实际上只是个小女生,她费尽力气表现出的坚强都是用一根小指就能戳穿的谎话,不自知的只有她,因此等到她终于知道这一点时,就免不了会伤害自己以及他人——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女孩,一旦说出“……因为我软弱”的时候,无不希望身边的那个男孩能够上前抱紧她,让她痛痛快快地哭,然后给她一个足以安慰的承诺。
但是大悟没有,他淳朴的神经接受不到女孩子的娇嗔,所以他就真的放了手。除了伤心之外还有深深的无力感:数年来,他一直陪在杏的身边,和她一起哭一起笑,互相表白心意,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她。但杏并不知道,所以在她歇斯底里地说出“你当时也说‘没事的’,可妈妈却死了!”时,大悟就已经知道,杏心目中最重要的,其实还是那个自杀而死的妈妈,因为无法承受照顾自己和女儿的压力,甚至连一句“加油”都不能听的妈妈。这对于大悟而言是一个绝对性的打击——杏需要的或许不是温柔、保护和包容,而是能有一个和她一起舔舐伤口的人,这样的事,幸福的大悟做不到。
所以有了月岛藤,他喜欢上杏,难说是真心还是同病相怜,但这个人的确是既温柔又善解人意。他知道杏的心理,所以他会吻她,陪她在半夜赏花;所以他找她一起去游乐场玩,然后一句话不说地道别。他足够聪明,所以总是能够比别人多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步——他可以去见那个自称他父亲的男人,可以抛弃大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但他仍然不能完全理解杏,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反反复复,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无法面对自己。
软弱是青春的特权,没有人坚强,所以他们都以为自己在努力,而实际上,或许连原地踏步的成果都没有。放弃较为容易,再追回来却难;得到一个人容易,让她忘记过去却难。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身体力行时却总是习惯性地违拗。

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
月岛椎香,如果没有家族聚会时祖母的一番话,或许她只是个普通的大小姐,有时会因为本家的束缚太多而报怨,却仍然有朋友,会有暗恋的男孩。然而一个不经意间,她就知道自己不是父亲和母亲的亲生孩子,自此她放任自己走向暗,无论表面上看起来是多么美丽。
大悟是她喜欢的男孩,从小时候他第一次到她家帮工,让她帮忙擦漆器开始,她就开始注意他。在椎香一成不变的生活里,大悟是清新剂,是活力的来源,是散发耀眼光芒的存在,他可以凭着一句话就消除她的执拗,可以轻轻松松地让她融入朋友的圈子。这样一个男孩,最讨被清规戒律约束手脚的女孩喜欢。
但大悟喜欢杏,杏是椎香最好的朋友,她无法表白,就像她的哥哥一样。但女孩子的心始终狭窄,她的心里容不下别人,所以会故意陷害杏,想要她和她一样,尽管没有成功,并且“看似”解开了心结(漫画中这一段似乎语焉不详),但是出国留学的举动,与其说是寻找新的自己,倒不如说是逃避,既逃避自己也逃避杏和大悟。
当局者迷,在生活压力和课业负担都不重的中学时代,几个人就这样迷失在自己的意念造出的迷宫里。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付出最多、得到最少、伤害最深的那一个,实际上他们从没有付出过,想要的东西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如果得不到,心理就会不平衡,于是用伤害他人的方法来安慰自己——于是到最后,每个人都伤痕累累,十几岁的年月也就此过去。

你要如何怀念青春
日本人对于“残酷青春”的各种说法已经成为了漫画日剧和电影中的主流——新条X由那种无节操的除外——让大多数读者认为,温暖只是一瞬间,成长的过程也是血液温度慢慢降低的过程,今后无论抱得多么紧,都无法再温热起来。
芦原妃名子的《砂时计》是2004年小学馆漫画赏获奖作品,完结篇已经推出,但我始终无法打起精神去看。这部作品,是日式青春作品较有代表性的一部,因为有足够的迷惘、徘徊和彼此伤害,他们很能欣赏这种美,那种在生命力凋零之前一瞬间的美。可是作为我而言,似乎无法接受更多。
软弱不是伤害他人的理由。竹本祐太觉得自己很矛盾,所以他骑着自行车去了日本最北端;森田忍不知道如何爱别人,所以他给了阿久围巾绞杀吻之后又跑到了大洋彼岸。最软弱的人应该是理花小姐,因为原田死了,所以她对于任何“快乐”和“幸福”都有负罪感,然而她并不是铁石心肠,她也会因为真山说过“有的狗前世是人”而对着眼前的小狗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么,明明有更加温和的方式付出,有更加婉转的方式包裹自己的伤口,为什么还要故意暴露出来,赤裸裸地给人看。
伤害与自我伤害并不是值得夸耀的勋章,所以野宫会说“我看见真山时,就看到以前的自己,那些我好不容易才丢掉的东西,他却大模大样地穿着,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找到一个人依靠,能够把所有的东西和他分享,对于自己固然艰难,被依靠的那个人也需要莫大的勇气,所以阿久在手受伤后对修司说“把你的人生交给我好吗”。羽海野千花笔下的青春像是巧克力,吃进嘴里时无比甜蜜,直到入了喉咙才有淡淡的苦涩,久久不散。
芦原妃名子笔下的青春却是黄连,看不出什么漂亮的颜色,一苦就苦到了底,让人无法回味,那些伤口似乎描了又描,即使愈合也要再割开,血肉模糊的一片,一旦碰到就会疼。因为不敢碰,所以无法回味,也就没有共鸣。对于读者来说,《蜂蜜与四叶草》,是实实在在、有着共同回忆的生活,而《砂时计》只是一场戏,可以随便进场,如果不喜欢,即使不必等到散场也可以随便抽身离开。

Comment

檢查作業。。。

from 某。。。。
咳。。。
日文呢。。。。

Post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http://zigzagrevolution.blog40.fc2.com/tb.php/103-3ea2ab44

広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